位置: 首页 >beplay手机助手:散文精选 >爱情散文> 等待

等待

来源: 原创作者: 圈圈时间: 2012-09-25阅读:
 木书箱,寂在角落的沉香
 
杂物间,木书箱。历史的沉香阵阵,散发在芜杂的空间。嗅息触动,书箱里文字书写的历史。
你还在这,笨重的家伙,但它确实是不会因我的存在或不存在而存在,它来自森林,也不是因为我而被呼作书箱,年轻时是寄放在图书馆的,它的标志告诉我,现在只能沉沉的的暗示我它年轻时的健壮。
如今它笨重在这个似乎不存在的角落,饶恕我这么说它,毕竟它曾经是生灵,怀着虔诚的勇气在茂密。灰尘丑陋下,异样的散布的均匀,如昨晚的月光,在所有人身上都一样。岁月给它定位深度,可以说这些年来它比谁都在安静的沉思。它的灰尘不同于橙色线条的清洁工人在布满各种生机的道路上流动一圈,固有的动作和一成不变的橙色暗上的日日都有的灰尘,或是路过的车轮路过的皮鞋,它显得深沉凝厚。
木书箱牵扯着许多蜘蛛网,仔细地,它在编织着它的历史,我认为它是孤独的,读蜘蛛网上的字,我知道不是。蜘蛛似乎也有倦的时候,耷拉在记忆网中的小美食,也在历史中蒸干了风尘。
整日拉上窗帘的房间重视昏暗的,即使在没有月亮的晚上打开,风也无法代替光明。杂物间里它们谁也没有资格打开窗帘,任阳光在夏日里按捺不住疯狂的哀求。它们只得好好在晴天仰望,那一方不太一样的昏暗,和昏暗下可以瞥见的沉重的老木书箱。欢叫早已被历史封存,在灰尘和寂寞存在的地方。
因为搬走这个大木箱是个大问题,妈妈说。这只大物在昏暗下显得更加强大,几十年了,我未出生它已从图书馆作为废物搬到我的房间。爷爷说,把它镇在我的房间。再派上书,它就更稳了。我却感到沉,是压力带来的沉。但是我还是很喜欢那只书箱的味,一种在青涩时就已离开家园的浓浓的思家味,被变成家族中认为怪异的形状,还透着矫健的味道。
此时,它显得有些老了,无奈在人类的气息中,我也老了,不会踏实地依靠在它原本初的树的形象,休息在它给我靠的肩膀。在那读起书来似乎还感受到树荫的陪伴。那时候,它也可以每日看着太阳,我的窗帘常开。
大学毕业后,脑袋自认为是常年失修,回家的期盼已被纷芜的物物事事扯绊,于是谁在久盼我不至之后把我的房间变成杂货间,让木箱暗上一层灰,光泽与健美与我俱去。
 
紫色中的九月十三
家人对于我的归来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对于他们,我不想用政俗的那套,事先打个报告。我想我至少还有个可以随便的地方。
于是,生疏的房间,我开始整理,毕竟要在这里过上四天。
在记忆中充溢最深的那只木箱,是锁着我许多记忆的地方,笔和书,确实比人类强大,这也是它们可以长存的原因,当然我不会轻易的忘记历史。
钥匙藏在箱脚下,我没有忘,这是木箱可以安慰的地方。历史总会有一个缺口,让你进去,寻找你不该忘记的记忆,这个我相信。
书箱锁得不是很严密,以至于里面堆着不算杂乱的书也布满了灰尘,是的,相对于浅一些。蜘蛛网也是有的。香味,在没有人呼吸的时候走了,我奇怪,既然没有风,如何走。它告诉我,它随时间溜走了。只剩下一阵阵霉味,扑扑地往脸上窜。
不想擦掉灰尘,书对于现在的我已不是那么重要的了,在以前的之后这个现在。只是我还有一种紫色的记忆,荡起荡起,在霉雾里。我抽出那本笔记本,上面均匀的灰尘告诉我它没有被其他人看过,当然,这本紫色的记忆只在我一个人的心里。抹掉上面的灰尘,激动的,清晰的紫色却在这个昏暗的小屋中再也浪漫不起来。
碎碎碎,碎片下的记忆在拾起,玻璃,扎手,打开,氤氲着一行泛黄的文字,毋失它的隽秀大异于自己现在草之又草得行体,那是一种在什么心境下才写出来的,骨感跳动清晰洛洛,挺立的美觉。
九月十三日。
上面标着的日期。
其实我也记不起这个日期有何意义,被磨糊的历史,
 
第一个9月13
初一是没有太多记忆的地方,那里的学校被一条河切作两半,我喜欢独自走在河边,看对岸的人,感觉不到的浪漫也被切做两半,这一天在东岸,明天我在西岸,终于发现,没有人陪我看着鱼儿在水里的同一个方向。只有同时弯下的倒影,可以在一片静上,不现实的波波荡荡。
以为在水中,只有鱼在我的对面,只有它可以凝望我的眼泪,但是我不知道,那时候有一个人,一直与鱼在一个方向。那个人的出现,如同水的透明藏不了鱼嬉游的样子。九月十三日,一本紫色的笔记本来到我的手上,薄薄的清香泛在秋季的落叶上。不知所措的,我打开了她说是属于我的笔记本,是激动颤抖着的手,从手上一直颤抖,眼泪也在和着感动,在这一刻,飘荡着紫色,漫,漫。
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写到:
“祝我亲爱的学生小燕子生日快乐!你的老师。九月十三日”
燕子是黑色的意象,在雨中可以秀出清凉,墨出我喜欢的蛋淡白的色彩。几个月前在生日表格下填上九月十三日,只是万万不知老师会记住我的“生日”,并且在这个氤氲着烟色的天空里在我的眼前焕上一层紫的幕。9月13日就在拥有了跨越时间的记忆,就在今天,与今天共鸣在一起。
填表之前有过犹豫,我的11月6日该不该让这座校园里的人知道,包括空气,还可以挤出一点让我可以还原出生时日的畅快和无忌的哭响吗?我不确定能不能被如此允许,但是不打算给自己半点机会,墨水拼命地挤出,迫不及待。歪歪斜斜,没有光彩的字,我也不知道它如何就吸引了老师,吸引她给我送上紫色的笔记本。
字是飘逸娟秀的,在记忆里总是紫色的。还记得自己笨拙地一句话也没对她说,只是傻呆着,目尽空,泗泪横流。
转学手续办好了,是妈妈在第二学期通知我的,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人在河边,用目光度量自己的影子在阳光中一点一点被吞噬的尺度,消逝的是那么有规律,那么均匀,仿佛就是那一层不变的命运,一步步走来,不紧不慢。就像那天,早已是妈妈策划好的一样,把我推上车厢,隔着橙色的玻璃,我始终找不到那份紫色的模样。车子跟着时间走得太快,催生了我的遗憾。初中毕业那段小聚,听说那位老师已经走了。于是在那以后,9月13号变得不再不一样,随着人物的消逝而变淡,随着本子的封存而暗下历史的帷幕,那是必须的收场。
在自己的心里不会消逝的日子,在历史的世界里少了一个人的忘记,又会让谁来顶替。
 
第二个9月13日
 
大学给我的第一感觉,新鲜,在自己的内心没有历史感和沧桑感。它允许你用任何方式在这张白纸上,填写朝日和晚霞。声漠浅霞光,露珠爱月裳。没有历史感的人物是让我抵触的,唯一温暖的感觉来自图书馆。闻熟悉的飘着木箱的有片沉默的低沉,不知觉里,还有字的自语。在伟岸的身躯下,我凝望和安踏。
《西望张爱玲》,从一个角落里抽出这本表面印着一落袭人的张爱玲,深蓝色的旗袍,泛着蓝色的整本书的郁曳,高贵,气质。燕子和太白色,思想中飘起这段记忆。于是捧起书,奉于怀中,历史上演。滑落了,一张紫色的书签。上面明显有人为书写的痕迹,滑落于189页,我必须记住,因为我没有资格打乱别人的记忆。“月影月,弦中弦,共琴游”。仿佛听到抚琴声,燕飞触及月和影拉成的弦,听,天和地的脉搏共同跳动,听,天和地的私坦白人间。于是在后面写到:月影鱼塘,俯首千年痴情殇。两种字是不同的风格,但是在紫色的书签上,都是暖暖的浪漫。
爱玲的故事总是让人爱怜。
那段心理该如何描述,在把它放回原处后,鄙视自己用自己的浅薄去评价每个人的爱玲,还有在书签上轻轻划掉的一丝丝紫色,像伤一般。
那段让我心中充满罪恶感的时光,终于也会随秋叶落到地上,被树遗忘。评论是每个人的权利,我这样认为我自己。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意那片书签,原来,它是飘着紫色的,紫色,那时我的熟悉。
终于在此拾起那本逸着爱玲纯洁高贵的清香,杨浦店迫不及待地翻,书签,模样:“月影天不荒,桃园亭下,明晚十点。”“没有看到你……”“期待和你相遇”
天和地的弦突然绷得很紧,高曲一曲高过一曲,终于遇到声音的共鸣,然后琴声带着心跳怦然怦然不伤,那是一种快节奏的心跳,是我的又不是我的。手里的书签,也随自己激动的想念晃啊晃啊,于是,紫色在我的生命中又开始了感动。
但是,我从来只是仰望,步子在我停靠的树上,留了几个年轮。
 等候的真相?
事实上,我还是愿意挑上最美丽的衣裳,在不是哪个陌生人约定的日子到达那个地方。那个时间的天特别懒,阳光也拂不去乌色的屏障。心里很平静,因为我有预感,那个人一定会在相约的哪个时间到来,只是日期已经晚了一半。

  • 上一篇: 爱情如同一杯白开水
  • 下一篇: 刹那雪
  • beplayerbewinner下载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beplay3体育官方下载沙巴体育注册送沙巴体育注册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