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 小神厨

小神厨

来源: 故事会作者: 未知时间: 2020-05-11阅读:
  四海酒楼生意好,是因为四海酒楼的菜好;四海酒楼的菜好,是因为有一个好厨子。这个厨子叫香十三,他的年纪刚好是十三岁。
  香十三的菜好,自不必说,从选料到改刀,从上勺到出锅,急火慢火,冷汤热汤,一点儿也不马虎。即使是一个脚夫要了一碟炒香干这样的小毛菜,他也烧得极其考究。至于什么色香味,辫子巷两边的墙都有话要说。
  香十三是个孩子,是孩子难免有顽皮的时候。他来四海酒楼的第一天,就站在辫子巷雪白的墙边发了好一会儿呆,最后跑到老板那里要了一支秃笔,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字:好香。
  那以后,四海酒楼的门口就常备了笔墨,每一个有兴致的人都会对香十三的菜有一番评说。其中最幽默的一条是关外的一个秀才写的:我的大牙哪儿去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大牙哪儿去了。也许掉到菜盘子里去了。香的!
  烟花三月下扬州。这是唐朝一个姓孟的诗人定的规矩,每个想去扬州的人都把这句话奉为金科玉律。农历三月十九这一天,四海酒楼来了两个装束奇怪的客人。一个个子极高,一张脸阴森森的,没有一丝微笑;另一个个子极矮,倒是个爱说爱闹的主儿。
  他俩走进四海酒楼的时候,正是晌午,四海酒楼的客人极多,本来大家吵吵嚷嚷的,惟恐自己说话别人听不见,可是,这两个人走进酒楼的时候,酒楼内突然出现片刻的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这两个人的身上望去。
  高个子一身白,腰里挂了一把墨铁剑;矮个子一身墨,背后却背了一对亮银钩。他们的手里拎着个沉甸甸的包裹。高个子不说话,矮个子打圆场:“幸会幸会,诸位慢用,慢用,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好像这一屋子人都是他请的客。很多人笑了,觉得这两个人挺滑稽,就接着吃饭、喝酒。
  两个奇怪的客人坐定,叫过跑堂的伙计,点了两凉两热,二荤二素,二十个白面馒头,两壶烧刀子。真是好饭量。
  后来不知怎么着,就惊动了官府的人,把两个人给拿了。扬州城的人都知道,来拿这两个奇怪客人的捕快一个叫尚网,一个叫夏载。尚网爱和人面对面地斗,而夏载多半在人后做文章。但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绝对是扬州城内一等一的高手。尚网和夏载出来一个人,就已经是不得了的大案,要是两个人都出来,那这个案子不通天才怪。
  尚网和夏载到四海酒楼,没动一刀一枪就把那两个奇怪的客人给锁了。这倒不是他们的武功高出对方多少倍,实在是因为他们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会动弹,形同死人一般。要不然,绝对是一场恶斗。
  那一高一矮两个汉子在酒桌旁刚刚坐定,就一人显摆了一手。那个矮的用手轻轻一拍桌子,两双筷子齐刷刷地落到二人面前的小碟上,o声无息,像棉花落进池塘里。而那个高的要夸张一点,他一剑把在他们眼前飞来飞去的一只苍蝇劈成了两半,不是拦腰,而是从头到尾。这两半苍蝇是那么的均匀,即使机器分割也难以达到如此标准。
  这样四个人遇到一起,还不把四海酒楼闹翻天喽!可四海酒楼的生意依然红火,其他客人没有受到一点点惊扰。
  只是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两个奇怪的客人是什么来路。
  尚网说:“他们就是朝廷通缉的要犯。”
  整个酒楼的客人都拍手。
  尚网说:“这功劳我们哥儿俩可不敢当。”
  夏载说:“这功劳是小兄弟香十三的。”
  众人听得糊涂。
  这时跑堂的伙计耐不住了,他跳上一把椅子,气喘吁吁地说:“是我报的案!”
  尚网和夏载忍不住笑了。
  原来,香十三正在厨房上灶,忽然闻到一股人血的腥味,这种味道很淡,应该是十几天前溅到人身上的。香十三的鼻子就这么灵敏,店里来了什么样的客人,他吸吸鼻子闻一闻就会知道。
  和畜血相比,人血显得格外的甜。
  香十三不但闻到了人血味,还闻到了银子和珠宝上的羊膻味。这样的客人让人不能不思量。何况,那起要案事主在扬州城外被劫杀的消息比春风还快,把扬州人的脸都吹绿了。
  何等凶残的江洋大盗,竟栽在一个十三岁的厨子手里。这不能不让人啧啧称奇。
  其实,香十三不过往那两个人的菜里多加了两味“佐料”!
  既然称奇,就挡不住有人慕名而来看的。来看的还算谦逊,更有些达官贵人让下人捧着帖子请香十三过府一聚的,都被香十三婉言拒绝。
  香十三的生活三点一线:卧房——天井——厨房。卧房里睡觉,天井里玩,厨房里上灶。
  要说他玩,玩得也出奇。别的孩子玩一种游戏,玩几次也就厌了,可香十三不同,每种游戏他要是不玩精了,绝不肯罢手。
  大人们都说,香十三是一个固执的孩子。固执的孩子难免犯死心眼儿。可死心眼里要是通路了,说不定就会遇到哪路神仙。
  四月初八是庙会,扬州城显得格外热闹。
  且不说瘦西湖上画舫游弋、小舟如织,也不说大小庙宇人声鼎沸,单说这四海酒楼,订桌的恨不得排到后半夜去。
  香十三格外地忙。
  人忙鼻子也忙,二楼南窗一桌是四川老客,菜里额外加了一把辣子;一楼北窗三桌是山西的钱商,菜外加送一碗陈年香醋……只有二楼小包房一直空着,可二楼小包房早在一个月前就订下了。
  这是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辫子巷外悠悠然走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汉子,人高马大,眉宇之间透着少有的一股英气。他的右首是一个老者,胸前一把长髯,几乎把衣襟都遮盖了。他的左首是一个女孩,年纪也就十二三岁,长得伶俐漂
  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三个人的后边是两个面沉似水,很难看出年纪的男人。
  他们五个直向着四海酒楼。二楼小包房就是他们订的。小伙计认得那个老者,上次来订桌的就是他,只不过今天换了一身衣服。
  偌大个四海酒楼灯光通明。来了五个人,和走了五个人没有什么不同,说的、笑的、吃的、喝的、醉的、醒的,没有人注意四海酒楼多了五个人,因为这五个人的装束实在太普通,像一家三代五口,玩累了来宵夜,图的是一个闲。
  小伙计问:“几位吃点儿什么?”
  一张菜谱递过来。
  老者笑笑说:“照单子上来吧。”
  小伙计没听明白,睁大眼睛愣在原地。
  女孩也笑了,说:“你店里有什么上什么。”
  小伙计更糊涂了。
  槭椎闹心旰鹤硬挥铩
  后边倒恼了一位,他厉声喝道:“你菜谱上写了什么,就让香十三做什么。”
  这一声喝不要紧,桌上的菜谱呼地一下展开,齐刷刷平展展飞进小伙计的怀里。
  小伙计险些哭了。
  中年汉子终于说话了,他安慰似的说:“你不要怕,我们是来吃菜的,不是要闹事的。”
  小伙计往后厨跑。老板往前堂奔。两个人撞了个正着。
  老板问:“刚才进来的那几位呢?”
  小伙计指了指楼上。
  老板的脸色都变了,双腿一个劲儿地抖。小伙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往后厨去,只见老板娘和平日里只在后边帮忙的几个伙计抬桌子的抬桌子,扫院子的扫院子,洒水的洒水,挂灯的挂灯,一时间忙乱成一团。
  小伙计知道店里出了大事,双腿也禁不住抖起来。
  楼上的五位被老板请到后院落座,此时的后院,如同换了一番天地,廊净檐清,地上纤尘不染,除了风过梧桐,四周阒静无声。
  中年汉子不知老板是何用意。
  而老板此时只会张嘴,不会出声。
  五个人虽纳闷,倒也随意,依次坐下。
  只是两个年纪模糊的男人的位置和在二楼小包房时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
  后院不大。
  仿佛只够摆上一张大八仙桌。
  后院很小。
  但坐下五个人后,并不显得十分拥挤。
  八仙桌是黑的,乌乌的发亮。桌上除了五副杯碟碗筷,正中放了一个白亮亮的大盘子。门帘一响,从厨房走出一个小孩,一条小辫子盘在头上,头发乌黑发亮。因为头发太黑,所以显得面庞白净,牙齿微微咬着下唇,心里似乎憋着一股按捺不住的劲儿。
  他左臂弯挎了一个小竹筐,里边是青青红红几样时鲜的蔬菜,右手拿了一把飞薄的小刀片。
  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中年汉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他却不看中年汉子,眼睛直盯着八仙桌上的大盘子。
  突然,他的身体动起来,随着他身体的转动,臂弯里的蔬菜飞起来,手中的小刀像月光一样流泻下来。
  小孩子刚动起来的时候,两个男人也似乎动起来,可当小孩完全动起来的时候,他俩反而安静地坐下来。
  蔬菜像落花一样落入大盘子。
  不飞不溅,不多不少。
  一条腾空飞舞的巨龙呈在众人面前。
  中年汉子一拍手,禁不住叫了一声:“好!”可他的“好”字刚出口,就停住了,人整个怔在那里。
  因为在巨龙的下边又出现四个金黄的大字:吾皇万岁!
  皇上一边往辫子巷的墙上写字,一边对身边的老者说:“神了,真神了,那满汉全席我吃都吃不过来呢,居然让这小子给闻出来了!”
  老者笑而不答。
  皇上在辫子巷的墙上题了三个字:“小神厨!”
  据说,“小神厨”三个字出现不到三天,其他的字都被人纷纷刷去,想一想没有别的原因,皇上的字一出现在墙上,谁还敢让自己的字和他并驾齐驱。
  只有一个例外,就是那个关外秀才的字没有人涂。
  也许太远了,没有人告诉他。
  或者有人告诉他,他凑不齐来扬州的盘缠。
  不过,“我的大牙哪儿去了?”和皇上的“小神厨”倒也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四海酒楼的生意更火了!
  • 上一篇: 夜半锣鼓声
  • 下一篇: 断碑
  • beplayerbewinner下载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

    龙八国际手机下载地址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猫先生电竞188